英文片名直译过来就是选举,在香港的选举。片中的台词多次提到大陆,诸如东莞嫖妓,跑香港生孩子。最令人发指的是帮派人去广州找四眼明的时候,四眼明被绑架的那件民房墙上写的那行字,真是让忍俊不禁。不难理解为什麽这部电影在大陆上映时被改得面目全非。
        这部电影对政治的影射相当明显,片中几处台词都很值得玩味。首先是警察对黑社会的态度,不管谁对谁错,安定繁荣才是最要紧的,这不正是人们常说的稳定压倒一切。“黑社会要搞民主,搞什麽不好搞小圈子选举。”这句台词里我们不难读出黑社会似乎也挺讲规矩的,不过小圈子选举是真正的民主吗?不管是给钱也好,走关系也好,既然是搞民主一人一票那社团就按程序办事咯。可是后来邓伯这个看似没有实权也非在位话事人的老家伙一言九鼎,以一己之力让阿乐当上了领导。
        邓伯自己也提到当年他的疑惑“这些老东西都一把年纪了,没权没势,凭什么让他们选?"与之对应的是大D说的,”上届我要选,你们这些老家伙说我辈分不够,现在给我说规矩。”开场后大D给观众的印象是太冲动,桀骜不驯,但黑社会哪有不狠的,要说能力大D是有的,要说为社团尽心尽力大D也是做到了的,包括后来为了整个社团的和谐安定做出了让步,为了阿乐和社团还插了外人几刀。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当上话事人。
        这不禁让我想起贾平凹《废都》里的那句老话,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黑社会里所谓的民主就是个幌子,影片刚一开始给人的感觉是阿乐这人办事稳重,大局观强,懂得忍让,比大D更适合做话事人。不仅没有跟自己的竞争对手计较,在拿到龙头棍当上领导后,还主动提出下一届力挺大D做话事人。下一届,呵呵,我想香港人更能体会这几个字背后的深远意义吧。区区这三个字,放在97以后的香港意味深长啊。
        社团话事人最终选了阿乐,但为了换来这稳定繁荣的景象帮会的小弟们可没少出力。把帮规当成圣经来诵读的大头,为了组织主动去坐牢东莞仔,还挨了无数刀的飞机。
        血腥的搏杀,严守教条按帮会规矩做事,这帮小弟的得力表现让似乎让我们看到了社团中的江湖道义在熠熠发光。然后杜琪峰并没有把这部电影拍得如《英雄本色》那样充满英雄的情怀。一个无比灰暗的结局给所有热血澎湃期待着江湖道义重现的观众泼上了一盆冷水。结局反讽了此前的一切忠肝义胆的小弟们,尤其是吃勺子的飞机。大D哥都被吓到了,“勺子也吃?有没有割破嘴啊。”我相信心直口快的大D是当时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想劝飞机别太认真,但是飞机是真想吃,因为组织教育了他,因为组织教会了他规矩。进了社团,就必须要有规矩。这就跟你入了某个合法组织一样。领导让干什么他就干什么。飞机不仅当着大D哥的面吃,吃得理所当然,大D都走了,飞机继续吃,像组织交给他神圣的任务一样,吃完!这显然是被洗脑得不轻。
        同样滑稽的还有大头,总爱一字一句地背诵着帮规,他遍体鳞伤交龙头棍的那个情节,总让我想起过去那个年代某个同志牺牲前的场面,死之前念一段台词是少不了的,一般是这样,用颤抖的手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里面裹着些什么“这····是我的党费~请替我交给····”
最后,阿乐和大D两人坐在河边垂钓,一左一右。安定繁荣景象似乎出现了,不过毕竟是短暂的。香港人讲民主也讲言论自由,可大D悲剧在于已经都做到大哥的位置了,还不懂得言论自由也是要分时候分情境的,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大D好像从没考虑过。“人家社团都有两个话事人”,对啊,美国还有两个党,朝鲜为什么只有一个,你要在朝鲜这话能对金主席讲吗?心直口快的大D哪里是乐哥的对手,乐哥分分钟就把大D给干掉了。之前的什么忠义什么一致对外,被乐哥手里的石头砸得粉碎。
        最后阿乐把石头一次次砸向大D,杜琪峰用一个沉闷的长镜头告诉了我们所有人真相,那些光鲜表面的背后的事实,就是这么冷血,就是这么残酷,没有台词没有太多惨痛的叫喊,一切的抗争都被打压,直至无声。
        我相信电影《黑社会》里很多事物是有所指的,之前那个阿SIR谈黑社会民主选举说的“像新记那样啊,老爸传儿子,就不用争不用吵咯。”也许有家新记就在警署隔壁,阿SIR还经常去吃,我们不妨把这个说法换一下,“干嘛不学隔壁朝鲜,老爸传给儿子。就不用搞选举咯。”还有我也想过邓伯这个角色为什么姓邓,这就像看《倩女幽魂2人间道》很多人去研究大殿里坐着的三个虚壳为什么分别叫江大人,杨大人,李大人一样,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邓伯身材真是惊人,被关押的时候有个提裤子的镜头,我想是杜导有意为之,电影里出现过多次的画面总是有特定含义的,至于这指的是哪一个Leader,还有待考证。
        黑社会也要民主,说起来朝鲜也叫民主共和国,你信吗。
《黑社會》-杜琪峰镜头下的香港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