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虽然没什么情节也没设置主角, 但该电影非常真实的模拟了高危传染病爆发的场景. science之准确可能是类似灾难片(或各类灾难片)之冠.美国微生物学会大力推荐. 
  2. 该片的科学顾问是著名病毒及流行病学家 W. Ian Lipkin. 芝加哥人,  Rush 毕业的 MD, 现为哥伦比亚大学 endowed professor. 此人在SARS最严重时携试剂盒前往北京, 是SARS期间最早得到中国当局信任的西方科学家. 从北京返美后曾出现症状而被隔离. 
  3. 片中对biosafety level 4 (bsl-4) 的实验室及装备描绘之真实应该是前所未有(包括Jude Law自己山寨的PPE,
开眼啊). 入行以来, 我只在bls-2工作, 最近进入过bsl-3, 从未见过bsl-4. Wikipedia有对全球bsl-3,4试验室的不完全总结.
IIT有新建的bsl-3 (wikipedia未载), 作为政绩经常被相关人员提及. 有一镜头说明用系统发生树(phylogenetic tree)探究病毒的起源. 此为本人未来两年养家糊口之伎俩, 倍感亲切. 唯一可能有悖常理之处(个人意见,未查证)出现在片尾:
sars, N1H1 和MEV-1 被置于同一容器保存, 有鸡蛋同筐之嫌. 
  4. 该电影应该作为科普片来看. 可能正是为了科学牺牲情节, 才找了这么多明星 (ensemble cast) 来达到普及目的. 
  5. 除了science 准确外, 各个角色的行为也很靠谱. 几乎每个scientist 都有违反protocol的举动 (隔离前泄密,
违规试验等). 没有superhero, 没有drama. 
  6. Jude Law饰演的blogger, 宣传顺势疗法(homeopathy). 此为一著名的alternative medicine, 18世纪由德国乡村医生发明,基本原理是用水稀释药剂 (号称稀释越多倍越有效). 众多证据表明该疗法(和中医理论一样)是伪科学. 花絮:艾滋病病毒发现人之一(存争议),诺贝尔奖获得者,前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病毒学家吕克.蒙塔尼(Luc
Montagnier)在其学术生涯晚期推崇顺势疗法, 被主流学术界边缘化. 去年, 上海交大为此人建立冠名研究所-该校近年来钱多无脑,好大喜功的又一力证. 
*因香港在片中为病源地, 该片有被河蟹的条件 
*此文来自
为了科学牺牲情节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